挥手自辞去:

哭了  为路明非,也为现实


荒野流转:



作为一只江南粉或者江南黑,突然想说点有的没的,仅此而已。


前年的夏天我还是个惫懒的准高三生,每天顶着母上的训诫去补课。有一天的黄昏我走在回家的路上,经过一个十字路口。骑着单车的男生在我身后等红绿灯,有一搭没一搭地聊龙族的设定。下午四点多的太阳还是很可怕,我几乎热得要和柏油马路一起融化。恍惚之间我突然想,江南什么时候变成这么烂大街的作家了呢。


去年的时候他变成了作家富豪榜的第一名。那个时候我还挣扎在高三的水深火热。知道之后稍微小激动了一下,很快什么感觉都没有,仅此而已。


他现在已经是冠盖满京华。


我到现在都记得高一第一次看九州缥缈录的心情。蝉鸣里燠热得让人昏昏欲睡的下午。历史课老师平板无波的语调。我在桌肚里翻开了一生之盟,然后从此再也没有爬出这个大坑。一字一句都是暴烈的才华。他就坐在那里,不动声色地讲一个从未存在的故事,却比真实还要真实。语气平和,但是水面之下全是暗流涌动的情绪。


这并不是一个很赞的故事。甚至有点狗血。但是我就是无可救药地爱它,他不是在写别人他是在写每个人自己。他简直就是恶魔——他知道你心里那些蔓草丛生的孤独或者不见天日的野心。他看上去在写别人的故事,但是一刀刀都扎在你心里的痛脚。


有一段时间我甚至变得极为苛刻——除了九州缥缈录之外没有哪本小说的男性角色让我疯魔。江南的人物实在后无来者,其他小说的男主想要盖过九缥男配的风华都是徒劳,甚至不及其十之一二。据说九州尚未分裂的时候,江南表现出绝对的强势,不允许其他作者对角色的理解和他相左,对九州世界的衰落有一定影响。


对于江南我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,有点类似于对三岛由纪夫的情感。三岛由纪夫的军国主义倾向被诟病不已,但是他的才华和美学简直咄咄逼人。从旁人的评价来看江南无疑有人品上的缺陷。但是如果说恃才傲物的话,他真的有那个资本啊。他对人物的塑造力简直可怕,让人惊叹“啊,没错,这个人天生就应该是这样的啊“。就算一千个人有一千个姬野或者阿苏勒,也没有谁能做到他那样深入骨髓的程度,他的理解永远正中红心。他能让其他作品沦为自己的同人,让其他人理解的人物像是OOC。侵略性的才能。


所以我没有办法讨厌他。就算他分裂九州世界,就算他已经是一个商人,就算他有时候的作品糟糕到让我想撕书。可是谁叫他是江南啊!我永远没有办法讨厌一个写出九州缥缈录的人。


就算第三十次看到姬野对着阿苏勒的呐喊我都忍不住流泪。“不要死啊!阿苏勒!羽然会想你的!羽然……她会想你的!“


不要变啊,江南。我们会想你的。


恨不与此公生同时。他最好的年头也是网文最好的年头。那真的是黄金的时代,随便一个前辈功力深厚都能秒掉一片现在所谓的大触。有的时候我会想现在的读者到底怎么了。浮生物语和哑舍这种程度的作品都能买到百万。苏梨叶的风中古卷一度让我看到了九州的荣光,她的素文纯是少数风华直追项空月的男人。结果突然腰斩,又开始变成十三绣衣使这种文。华胥引在九州连载的时候格格不入,华胥引就是华胥引,关九州半毛钱关系。九州志已经沦落成女性向小言风的杂志,言情段子手都能上来遛遛。读者是脑残,结果作者为了混口饭吃也跟着脑残。真是让人喟叹的世界。


一度让江南加冕的龙族也是一块鸡肋。很多九州粉都是龙族黑……好吧其实我没这个倾向。但是龙族越来越让我不能忍。除了吐槽还有什么你告诉我啊。但是我舍不得路明非啊,只要这个废柴还是龙族的男主一天,我就会追龙族一天。屌丝逆袭开挂的情节在热血漫里简直烂大街,可是路明非真的不一样啊。纲吉黒崎开挂的时候他们都不是一个人在战斗,他们有狱寺有山本有蓝波有井上有露琪亚还有茶渡。但是路明非真的是一个人。诺诺和凯撒接吻,陈雯雯嫁给了赵文华,甚至楚子航的回忆里还有夏弥,尽管她已经埋在泥土下,连带着她的野心、残暴和谜一样的往事。而路明非独自一个人坐在窗台上,两手空空荡荡。他的命真是太穷了,别人给他的温柔哪怕只是餐桌上扫下来的面包屑,他都不得不紧紧抓住。只要这个世界给过他哪怕一点点的温柔,他就能为这个世界搏命,哪怕这世界从未有哪个女孩属于他。


所以我期待他会有未来啊。




评论(1)
热度(100)
  1. 天海三四為年 转载了此文字
    看得有点心酸,路明非总是让我有种看到自己的影子的感觉,这是江南的可怕之处。至于后来的天之炽,不好意思
  2. 钉-Innocence 转载了此文字
    略有同感
  3. LaNouvelleVagueInnocence 转载了此文字
    铁甲依然在T_T
  4. 新西蘭蘑菇球Innocence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有点心酸……我喜欢路明非啊,所以一直在追啊
  5. 為年silence 陈默 转载了此文字

為年

这里只是个人无聊产物的堆积地。

及时行乐||玻璃心
想要一个温暖的窝<<<
>>>有许多的书可以看

© 為年 / Powered by LOFTER